电话:15833742832 

×
<在线客服<

秦皇岛山海关刑事辩护律师浅析盗窃转化为抢劫的案例

浏览:6 作者: 来源:秦皇岛杨兆安律师网 时间:2020-07-03 分类:网络推广
秦皇岛山海关刑事辩护律师【咨询热线:13903334497】浅析盗窃转化为抢劫的案例

秦皇岛山海关刑事辩护律师【咨询热线:13903334497】浅析盗窃转化为抢劫的案例

 田某某,男,198*年生,汉族,初中文化
  2018年1月10日某人民检察院向某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,指控田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入户盗窃他人财物,并为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,其行为触犯《中国华人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六十九条、第二百六十三条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  案由:
  被告人田某某于2016年10月23日凌晨1时许,到本市某小区,趁被害人冯某某熟睡之机,入屋盗窃,后因被害人冯某某发现而未能得逞。被告人田某某在逃跑途中,采用暴力方式抗拒抓捕,并将被害人谭某某推倒,造成被害人谭某某顶枕部和右手背受伤(经法医鉴定,损伤属轻微伤)。被告人田某某随后被抓获。
  【辩论点】:
  1、本案入室盗窃转化为抢劫,应否认定为抢劫罪的加重情节“入户抢劫”?
  看法一、入户盗窃,因被发现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,应当认定为入户抢劫。这也是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提到的。(2000年11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41次会议通过)
  看法二、所谓入户抢劫即行为人以抢劫为目的,进入户内实施抢劫的行为。因此,入户盗窃其主观目的为盗窃,进入户内入才被迫或临时起意的抢劫,不应当认定为入户抢劫的加重情节。
  本律师认为在定罪方面,犯罪主观方面是区分罪与非罪、此罪与彼罪的一个重要标准,行为人主观上以盗窃为目的,入户后由其他因素而导致抢劫,不应认定为入户抢劫,而应当认定为基本构成的转化抢劫。当然就本案例而言,田某某虽然在户内盗窃,在抗拒抓捕的暴力则实施在户外,就此个案,认定为基本构成的转化抢劫并无争议。
  2、本案为入室盗窃转化为抢劫,是否存在既遂与未遂的问题?
  看法一、根据《最高院关于审理抢劫、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十条抢劫罪的既遂、未遂的认定的规定:抢劫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,既侵犯财产权又侵犯人身权利,具备劫取财物或者造成他人轻伤以上后果两者之一的,均属抢劫既遂平既未劫取财物,又未造成他人人身伤害后果的,属抢劫未遂。本案中根据田中视供述以及检察院提供的证人笔录,证实被告田某某未盗窃到任何财物,而田某某逃跑途中将谭某某推倒,鉴定损伤属轻微伤。因此应当认定田某某抢劫罪未遂。
  看法二、部分学者认为抢劫罪分基本构成的抢劫罪和加重构成的抢劫罪,就既遂未遂的问题只适用于基本构成的抢劫罪,对于加重构成无论是结果加重还是情节加重,均无既遂未遂之分。只要有八条中的任一条均为行为犯,有此行为既认为是既遂。
  杨兆安律师认为第一种看法更正确。抢劫罪应为结果犯,行为人实施抢劫的行为是否造成《刑法》规定的危害结果,是我们立足于抢劫罪既遂与未遂的基点。而“入户抢劫的”等情节加重犯,并不是从结果犯的角度予以界定,而是从犯罪情节的角度所作的划分,与抢劫罪应该属于结果犯的犯罪形态相悖,不能成为区分本罪既遂与未遂的标志。
  一审法院判决:田某某犯抢劫罪,罪名成立,鉴于其当场认罪,按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“被告人认罪案件”的若干意见(试行)》第九条规定“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,酌情予以从轻处罚。”判处田某某三年有限徒刑,处1000元罚金。认为入户盗窃转化为抢劫并无既遂与未遂之分,就辩护律师抢劫犯罪的未遂不予采纳。
  被告人田某某不服一审判决,上诉至中院,本律师参加二审开庭审理,二审法院最终采纳本律师辩护意见,认定田某某系抢劫未遂,改判刑罚。
  中院认为:上诉人田某某的行为已从盗窃转化为抢劫,故应按抢劫罪的构成要件来判断其犯罪形态,本案中,上诉人田某某既未劫取到财物,又未造成他人轻伤以上后果,应认定为抢劫罪的犯罪未遂。
  改判:1、维持一审定罪部分;
  2、撤销原一审量刑部分;
  3、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1000元。

来自:秦皇岛杨兆安律师网 http://www.yangzhaoanllawyer.com/index.php/cn/News/view/id/369.html